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新闻
重庆五中院“小公民法律课堂”普法宣传活动基本情况报告
作者:重庆五中院  发布时间:2019-12-27 15:32:13 打印 字号: | |

青少年是民族的未来、国家的希望,也是普法教育的重点人群。在经济社会迅猛发展的今天,未成年人成长环境愈加复杂,未成年人案件数量逐年增加,不论是实施越轨行为最终违法犯罪还是遭受犯罪行为侵害,都会使未成年人成长轨迹出现偏差影响其一生,甚至使其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如今,全国在校大中小学达2.7亿人,群体之庞大也意味着加强青少年法治教育的责任之重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2016年,教育部、司法部、全国普法办共同研究制定了《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司法行政部门切实推进学校青少年法治教育工作,推进法制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作为国家审判机关,法院更应发挥法律专业优势,不仅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中,教育、感化、挽救触犯法律的未成年人,帮助其重新走向社会,还应在执法办案之余用科学、有效、实用的方式向广大在校未成年人普及法律知识。经过长期实践探索,重庆法院“小公民法律课堂”普法教育活动于2016年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启动。至2019年,“小公民法律课堂”发展成由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牵头,重庆五中院作为试点协调辖区内的渝中区、九龙坡区、南岸区、巴南区、大渡口区、永川区、江津区、綦江区、荣昌区法院共同开展的专门面向在校中小学生进行法治教育的系列活动总称。

一、普法活动基本情况

(一)心怀护航青少年健康成长初衷起步

据统计,自2015年至2018年,重庆五中院未成年人审判庭每年新收案件中,未成年人民事侵权纠纷案件、刑事犯罪案件占比相当,其每年总和占比均在30%以上。如今,未成年人侵权案件伤害情形多样化,其中相互玩耍、打闹导致伤害发生的占比超过40%,因发生争执、打架斗殴导致伤害的占比20%左右,以上两类总计占比超过60%,其他还包括开展正常体育活动受伤、上课期间私自外出玩耍导致受伤、学习安排外出发生意外受伤等情形[1]

同时,一般严重违背社会公德,与社会公众对于少年行为标准要求相悖,但又不符合给予治安处罚等行政处罚的条件,例如逃课逃学、夜不归宿、打架斗殴、辱骂他人、强索财务等[2]的虞犯行为,虽然随着年龄增长、心智成熟可以“自愈”,但各种不良的外界刺激则会使未成年人虞犯行为发展成违法犯罪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在社会层面,除了会面对各种潜在伤害和行为误导外,信息科技的进步让未成年人能从小就接触到各种新鲜事物和网络信息,而由于未成年人群体识别能力较为不足,各种电子产品、影视作品、报刊书籍中传递的许多不良信息都存在误导青少年的风险。在家庭层面,亦或多或少存在亲子时间短缺、教育理念欠科学、家庭教育缺失等问题。在学校层面,以科学文化知识为主导的教育模式缺乏专业的基础普法课程。未成年人日常行为习惯若长期受以上不良外界因素影响,且没有及时的干预措施,未成年人很可能产生虞犯行为并极易转化为违法犯罪。

因此,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工作不能仅就案审案,要真正做到谁执法、谁普法就要做好对未成年人的法治教育,既规范约束未成年人自身行为,又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基于培养未成年人树立公民意识、规则意识和法律意识,学会自我保护与预防犯罪,有效帮助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远离违法犯罪的初衷,2016年,“小公民法律课堂”在重庆五中院开始起步。

(二)三级法院共同努力为全市青少年普法教育

以往,重庆五中院及辖区基层法院在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工作中,对未成年人普法、保护及帮扶工作也进行了相应探索,例如:“失足未成年帮扶基金”、组织失足未成年人定期到社区、养老院“献爱心,送温暖”及“帮教席”、“谈心室”等。但均仅针对未成年罪犯,并不囊括对正常在校青少年的普法教育,不仅普法教育的未成年人受众范围过窄,而且活动形式过于单一,内容限于警示教育,没有更具针对性、多样性、预防性的普法内容形式。并且,基层法院囿于辖区范围,其开展的普法活动仅能在本辖区内发挥作用,发展空间亦有所受限,且各法院对于未成年人普法宣传教育的重视程度不同,工作侧重、建设规划各有不同,以上种种均使得未成年人普法宣传教育工作不均衡,无法形成工作合力。

面对此情况,为统筹辖区资源,激发各基层法院优势,经与辖区基层法院充分磋商,由重庆五中院统一协调辖区各基层法院在“小公民法律课堂”中的普法宣传教育工作,确定由荣昌区法院试点“法院课堂”范本,大渡口区法院试点“小小陪审员”范本,南岸区法院、九龙坡区法院试点“模拟法庭”范本,渝中区法院试点“社区课堂”范本,待成熟之后在其他法院推广;重庆五中院负责“校园课堂”的主体收集、课件制作、讲师培训。各试点法院对此工作十分重视,荣昌区法院接受“法院课堂”试点后,该院党组书记向前同志亲自担任工作组长,亲自参与活动环节设计和解说词的修改,认真把关影音片制作。重庆五中院院党组还多次召开专题工作会,院党组书记戴军同志亲自带队到辖区基层法院开展现场办公会督促检查工作落实情况,并五中法院专任“小公民法律课堂”领导小组组长,参加重庆五中院“小公民法律课堂”宣讲团课件教研,对“校园课堂”课件制作逐一做点评、提要求。

2018年5月,重庆五中院为此专门印发了《“小公民法律课堂”实施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小公民法律课堂的活动目标、指导原则及活动内容,对小公民法律课堂的工作提出了详细要求,对活动保障作了细致计划。2019年,为将普法宣传教育惠及全市在校青少年,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牵头“小公民法律课堂”,确定重庆五中院为试点单位负责组织协调基层法院承办“小公民法律课堂”,至此,“小公民法律课堂”开始走向全市,为更多的在校青少年带去法律知识、法律保护、法律关怀。

(三)弥补学校法治教育短板,三类课堂因需施教精准普法

《中央宣传部、司法部关于在公民中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的第七个五年规划(2016-2020年)》将青少年作为法治宣传教育的重点对象之一,指出要坚持从青少年抓起,在中小学设立法治知识课程,确保在校生都能得到基本法治知识教育,同时提出加强青少年法治教育实践基地建设的要求。针对学校法治教育存在法治教育师资薄弱、法律专业化水平较低、课业安排较满精力有限等种种现实问题,以及学校自身开设法治课动力不足、时效性差的现实状况,“小公民法律课堂”充分发挥人民法院自身优势,将青少年普法工作做细做实。

覆盖全面的课堂分类。“小公民法律课堂”主要分为“校园课堂”“法院课堂”“社区课堂”,“校园课堂”即“法治教育进学校”,是结合社会热点事件设计制作出适合在校中小学生学习的法治教育课,由宣讲团成员为在校中小学生进行授课讲解,使青少年在学校就能学习到专业的法治课程,对社会热点事件和涉及自身的法律知识形成正确的认识。“法院课堂”即“学校学生进法院”,邀请在校学生到法院参观,体验法院工作,“法院课堂”由法院概览、体验安检、窗观立案、誓为法官、近观法庭、少审初探、影像法院、警灯护航八个模块组成,中小学生在法院干警的带领下依次了解法院的职能职责,亲身体验安检过程,通过与导诉机器人互动了解“智慧法院”进程,通过观看青少年犯罪模拟法庭审样片和法治微电影进一步了解立案、庭审、执行等情况,作为一名“小小法官”进行庄严宣誓,观看司法警察的警务技能和装备展示,在这一系列的体验中使青少年在内心树立对法院、法官、法律的敬畏和向往。“社区课堂”即“法治宣传进社区”,是在社区进行专门法治讲座,为社区宣讲基础法律知识和热点法律知识,例如在社区开展预防诈骗讲座,使社区老年人及未成年人父母避免受骗;为社区送去预防欺凌讲座,使未成年人监护人对未成年人之间的欺凌现象有进一步了解,进而关注未成年人成长情况,促进完善预防欺凌家庭层面的教育,扫清法治宣传教育死角。三类课堂既能让未成年人在学校学习到法律知识,又能在法院亲身感受到法律的庄严神圣,同时未成年人的亲属也能在社区接受到法治宣传教育,保护好自身的同时为未成年人营造良好的家庭、社区成长环境。

针对性强的课程设计。儿童系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3]在13岁至18岁的青春期阶段是行为模式、自我意识、交往与情绪特点、人生观等快速变化的关键时期,其间会出现什么情况或者问题不可预测。为做到精准普法,小公民法律课堂根据青少年的智力发育水平和认知能力水平,针对即将进入青春期的10至12周岁的青少年,“法院课堂”能让其在亲身体验中在内心树立对规则、法律的敬畏。同时,“法院课堂”中的“模拟法庭”“小小陪审员”活动,通过邀请12至18周岁的青少年到青少年法制活动中心体验模拟法庭以及邀请16至18周岁青少年组成“小小陪审员”旁听法院庭审并就相关法律问题讨论、接受法官现场指导的方式,让他们亲身感受规则的重要意义。“校园课堂”也为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打造了系统化、实用化、热点化的八类课件,对10至12周岁青少年开设基础普法专题,进行公民意识、规则意识、法律意识教育,使之在进入青春期前便形成正确的法治观念;处于12至18周岁阶段的未成年人,此时会对异性产生懵懂的好感,而内心又敏感、情绪容易波动,若有不良因素推波助澜则容易导致违法犯罪行为发生,为此,特别开设恋爱与刑法专题课程,用轻松易懂的形式为青春期的未成年人上一节寓法律知识于恋爱心理卫生的法治课。对于职教学校处于15至18周岁的未成年人,考虑其社会化程度较高及即将面临的就业问题,专门开设了婚姻家庭及劳动法律专题,让其在走向社会前接受到实用的法律知识。同时,10至18周岁的未成年人精力充沛、活跃好动、好奇心强、界限意识开始建立,损坏他人财物、发生肢体冲突、出现意外伤害、遭受违法犯罪侵害的情况时有发生,为此,校园课堂专设了财产保护与自由、网络安全宣言、预防诈骗、预防校园欺凌等一系列专项课程。

(四)在迭代升级中普法活动初见成效

“小公民法律课堂”自开展以来,在重庆五中院辖区不断迭代升级,内容已做到可复制、可推广,已较有社会影响力。“校园课堂”得到了广大在校师生的广泛认可,宣讲团累计收到感想卡上万张。“法院课堂”已逐步推广得到了人大代表的热烈欢迎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誉。“社区课堂”已举办多次活动,初步的经验积累,形成了社区欢迎、各界参与、富有实效的课堂形式,获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2017年12月15日,重庆市共青团直播中心对荣昌法30余万人点击观看,20余万人次点赞,收到非常好的社会院当日的“法院开放日—走进法院”活动全过程进行全国直播。2018年“小公民法律课堂”累计开展“法院课堂”“校园课堂”“社区课堂”等各项活动120余次,受众4万余人。其中“校园课堂”活动近百场,受众3万余人次;重庆五中院主办“校园课堂”活动12次,指导协办“法院课堂”“社区课堂”二十余次,受众近万人次。2019年,“小公民法律课堂”累计开展各项活动160余次,受众6万余人;重庆五中院主办“校园课堂”活动19次,授课学校范围已拓展至重庆五中院辖区以外的中小学校。

二、完善普法活动建设的相关建议

(一)保障办案效率,推进活动开展

在充分考虑法院执法办案工作能顺利完成的情况下,建议由市高法院牵头制定倡导性的活动实施方案,设置考核奖励机制,制定活动目标,以点带面逐渐将“小公民法律课堂”推向全市。同时,明确各法院组织活动责任部门,汇总各法院活动负责人、联系人形成全市“小公民法律课堂”通讯录,以便统一联系调配。

(二)扩大宣传力度,提升品牌认知

首先,“小公民法律课堂”应尽快统一活动宣传形式,组织制作最新宣传视频、活动海报、活动简介、宣讲团队传单等,方便学校、家长、学生了解,产生兴趣,吸引学校主动联系“小公民法律课堂”;其次,建议由市高法院牵头联系市教委,协商建议将“小公民法律课堂”作为学校普法教学任务,成为学校普法教学的可选项;同时,由市高法院邀请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活动,扩大活动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具体可参照南岸区法院周莉莎工作室与区团委、教委、妇委协同推进活动开展模式。

(三)定期开展培训,优化课堂质量

每年制定培训计划,聘请专业教育学老师对宣讲团队成员进行教学技能培训和课件制作指导。不仅能从宣讲团队成员授课技能入手,提升讲师团授课质量,丰富授课内容,优化授课方式,规范授课礼仪,提升小公民法律课堂专业化程度,还能最大限度地将全市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工作中风险高发案事件特点与不同年龄阶段学生需求相结合,制作专业科学的普法系列课程。

(四)强化物资保障,落实奖励制度

将各法院的“小公民法律课堂”活动经费纳入全市法院总体预算,开展“小公民法律课堂”活动所需的各项费用按照相关规定予以统筹保障,激发各法院、人员参与积极性。同时,设立专项表彰,对积极参与小公民法律课堂的同志给予相应表彰奖励,调动干警参与“小公民法律课堂”的积极性。

 



[1] 见重庆五中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工作总结。

[2] 《触法行为干预与二元结构少年司法制度之设计》姚建龙、孙鉴,载《浙江社会科学》2017年第4期,第41页。

[3]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一部分第一条。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