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时讯
提供劳务者受伤致残 雇佣人委托人责难逃
作者:郝绍彬 李天全  发布时间:2015-03-19 11:26:02 打印 字号: | |

    曾某等人应刘某之邀,为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某工地电杆、拉盘二次转运等劳务工作提供劳务,转运过程中因路滑,电杆跌落砸伤曾某右脚,经鉴定为十级伤残。曾某伤残补助等费用应该由刘某出或是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出?到底是雇佣合同关系还是承揽合同关系,刘某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各执一词。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作出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认定曾某与刘某之间形成劳务关系,刘某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形成承揽关系,根据刘某及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各自责任大小,判令被告刘某赔偿原告曾某23893.59元,被告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曾某34509.72元。

    重庆市荣昌县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0月18日,刘某经人介绍,承接了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某工地电杆、拉盘二次转运等劳务工作。随后,刘某联系曾某、林某等人,将上述劳务工作交由其完成并发给劳动报酬。

    2012年10月19日,为减少搬运过程中青苗损失,刘某选择搬运路线,后刘某因其他事务离开了现场,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负责现场监管的工作人员李某也未到场。曾某等人在搬运电杆的过程中,因路面湿滑,电杆掉下砸伤了曾某右脚,随即被送往荣昌县中医院住院治疗。刘某将电杆、拉盘等二次转运的劳务工作完成。

     2013年5月21日,刘某和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补签了该工地线路搬迁“用工协议”,该协议约定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将打电杆洞子、打拉线洞子、抬电杆、制作方杆基础、拉线盘转运、砍线路通道、立杆架线辅助性等工作承包给刘某。刘某随后领取了协议载明的相关款项和费用46020元。

    2012年12月17日,曾某治疗后出院。2013年11月7日,曾某申请伤残鉴定。重庆市荣昌司法鉴定所于2013年11月20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曾某的伤残等级为十级伤残及后续治疗费需6000-7000元。

    庭审中,刘某认为其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之间形成的是雇佣关系,不是承揽关系。自己是按照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的安排和要求完成工作,所雇佣的民工报酬也是由公司发放,双方之间并非承揽合同关系。

    荣昌法院审理认为,刘某负责为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某工地电杆、拉盘等二次转运劳务工作提供劳务,报酬以工程量计算,并由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将报酬支付给刘某。刘某在完成上述劳务后,于2013年5月21日和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补签了“用工协议”。协议内容与刘某所完成工作的内容一致,刘某也领取了协议载明各项费用46020元。因此,刘某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形成承揽关系。

    根据曾某举示的证据及刘某的陈述,结合刘某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补签的“用工协议”,充分的证明曾某为刘某提供劳务及刘某支付相应劳务费的客观事实,故曾某与刘某之间形成了劳务关系。

    对于曾某受伤的损害后果,刘某疏于安全教育、未妥善安排搬运路线等管理,负有主要责任。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负有定作、指示或者选任的注意义务,对刘某是否具有相应的运输及组织能力疏于审查,存在选任过失,且未尽到合理监管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及各方责任综合评定,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刘某不服一审判决,重庆五中法院日前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提供劳务者受伤的赔偿责任应根据委托人和雇佣人责任大小进行区分

    雇佣和承揽的主要区别在于双方之间是否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当事人之间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限定工作时间、定期给付劳动报酬,所提供的劳务是接受劳务一方生产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可以认定为雇佣。反之,则应当认定为承揽。本案中,曾某接受刘某安排,提供劳务双方形成雇佣劳务关系。而刘某与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之间形成承揽关系。

    按照侵权责任法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刘某对曾某受伤应承担疏于安全教育、未妥善安排搬运路线等管理工作的主要责任。同时,重庆渝荣水务有限公司因存在承揽工作“选任过失”,因此,在本案中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来源:重庆五中院 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