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时讯
受邀抬电杆被砸伤 分清责任理赔偿
作者:姚梅  发布时间:2015-07-07 08:14:22 打印 字号: | |

在抬电杆这一行干了多年的老林,没想到受工友之邀给水务公司抬电杆时会滑到,被滑落的电杆砸伤了右脚,造成十级伤残,靠下力气吃饭的老林将邀约人和水务公司都告上法庭,要求二被告承担赔偿责任,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9万余元。 

去年,被告重庆某水务公司为完成某搬迁工程,将工程发包给某实业公司承建,但发包的工程中不包含电杆、拉盘二次转运等劳务工程,而把这项劳务工程交由被告老张,报酬以工程量计算,直接对老张结算劳动报酬,并由水务公司的李某负责现场的监管。被告老张找到老林和其他工友,邀约他们一起完成这项工程,根据作用大小,约定了不尽相同的按天数计算的劳动报酬。过了两天,刚下完雨,搬运电杆的工作正式开始。被告老张在搬运过程中为了减少青苗损失,由其选择运送路线,并安排原告老林等十六人将长约9-10的电杆从起运点运至目的地,后被告老张因其他事务离开了现场,负责现场监管的李某也未到场。老林在前面抬着电杆时,因后面抬电杆的人引起电杆晃动,加之路滑又是红苕沟,老林没有站稳脚下一滑,电杆掉下砸伤了老林右脚,被送往医院治疗。被告老张继续履行电杆、拉盘等二次转运的劳务工作,直至完成后,老张和被告水务公司补签了《搬迁用工协议》,领取了劳动报酬4万余元。在法庭审理中,被告老张认可补签协议的内容与当时完成的内容一致。 

老林受伤后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其与水务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劳动仲裁委裁决驳回了老林的请求。老林不服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荣昌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老林受自然人老张的雇请到被告水务公司承包的工程上从事抬电杆工作,其工作由老张安排,工资也由老张发放,虽然其在水务公司的承包工程地点受伤,但双方并未形成具有劳动内容的权利义务关系,判决驳回了老张的诉讼请求。 

随后老林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为由将老张和水务公司诉至法院。 

荣昌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老张在完成电杆、拉盘等二次转运工作后,和被告水务公司补签了《搬迁用工协议》。经查明该协议所载明的内容与被告老张所完成的工作内容一致,被告老张也在被告水务公司领取了按照协议所载明的承包费4万余元。因此,被告老张与被告水务公司形成承揽关系。根据原告老林举示的证据、被告老张的陈述,以及被告实际履行合同的情况,充分证明了原告为被告老张提供劳务时受伤及被告老张支付相应的劳务费的客观事实,故老林与被告老张之间形成劳务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老林在被告老张承揽的劳务工程中被电杆砸伤,作为接受劳务的被告老张疏于对原告的安全教育、管理和督促原告注意安全,同时,原告等人在抬电杆的过程中特别是人数较多、雨后路滑的情况下,被告老张未进行统一指挥、妥善安排搬运路线导致原告在搬运时受伤,存在主要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作为定作人的被告水务公司将搬迁工程中的电杆、拉盘等二次转运劳务工作发包给个人(即被告老张),被告水务公司负有定作、指示或者选任的注意义务,其明知该劳务工程涉及重大物件的搬运且运输环境较差等实际情况,却对承揽方是否具有相应的运输及组织能力疏于审查,将该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相应运输和组织能力的被告老张,故被告水务公司存在选任过失;同时,被告水务公司负责现场监管的李某没有到工程现场,也没有指派其他人员作为现场人员进行监管,其未尽到合理的监管责任,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老林从事抬电杆这一行已经有多年,自己在进行抬电杆工作过程中特别是在雨后路滑也存在不够谨慎、忽视安全的过失,因此,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综上,法院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定原告老林自行承担10%的责任,余下的90%责任由被告老张承担60%、被告水务公司承担40%的赔偿责任。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