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时讯
“一纸文书不只是寄出那么简单”
作者:陈晓霞  发布时间:2015-07-20 10:40:20 打印 字号: | |
  在每个人的映像中,一纸文书或许只存在于邮局的信封里,如果你只单纯的这样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7月7日下午2点钟,南岸法院法官谭学兰、书记员罗蛟从单位出发,先后到南山街道办事处联合村、南山派出所、南山黄桷垭社区、圣马寻常人家小区等地,经过打听上门沟通交流,最终将诉讼材料送达当事人。

一场纠纷

引出“消失”的人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原告唐力(化名)向被告黎强(化名)出卖木材。双方于2012年9月结算,并约定付款期限。期限届满后,原告唐力找被告黎强付款,才发现被告黎强的电话无法联系,更无法找到黎强。

  “对于原告来说,被告无异于‘消失’了,这也增加了我们审判的难度。”谭学兰法官说,立案后,按起诉状上书写的黎强住所,将诉讼材料邮寄至南山街道办事处联合村6号,但没成想诉状材料被退回,显示这里无此人。

  “有的是为了逃避责任,有的是换了住的或工作的地方。当遇到这种情况后,承办法官必须要想法设法、穷尽手段将诉讼材料送到当事人手里。”南岸法院民二庭庭长陈伟道这样说道。

辗转多次

终联系上当事人

  “诉状材料的邮寄送达被退回后,我们到该地址查找当事人,经多方打听找至该地点时,了解到2013年该地房屋已拆迁。”谭学兰说,随后谭学兰向拆迁相关部门问询,得知黎强领取补偿款自购商品房,但却没有查找到。

  为了找到当事人黎某,谭学兰和罗蛟首先到南山派出所调查黎某的身份信息,由于其户口属于集体户口,找到黎强原房屋所在地的派出所片区户籍民警,民警告诉承办法官谭学兰黎强的户籍住址是集体户口(俗称空挂户),因拆迁挂于派出所现在的办公地址。

  “实在没有办法了,最后我们就向其它民警问询,看有人认识黎强不?最后有个民警告知我们说当时拆迁的有人在‘圣马寻常人家’购房,所以我们又跑到小区所在的南山黄桷垭社区。”罗蛟说,还好在社区也了解到黎强可能居住在该小区。

  “当时都下午6点过了,保安同志称物管人员已下班不能查找业主信息。”谭学兰说,想到明天还有其它工作安排,就拿出黎强的照片找多个保安及过往的业主辨认,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最终在黎强家里,他的母亲受委托收取了诉讼材料。

送达材料保障

当事人诉讼权益

  “这只是我们基层法官向当事人送达诉讼材料的一个缩影,其他法官也有可能遇到比这更麻烦的事。”谭学兰说,尽管送达过程艰辛且充满多次波折,但送达成功得以保障当事人诉讼权益,更让大家倍感欣慰,因为这意味着受理的案件可以继续下去了。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南岸法院承办案件审理的法官几乎每个人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截止目前,南岸法院由法官亲自送达诉讼材料共计200余份,保障了当事人的诉讼权益。
来源:南岸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