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时讯
车辆被撞受损 索赔停运损失 无过错方经调解获停运补偿1万元
作者:郝绍彬 潘建兴  发布时间:2015-08-19 10:51:28 打印 字号: | |

    发生交通事故面临维修或者停运,无过错方的车辆修复后的贬值损失、停运经营损失索赔能否获得支持?近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一起因交通事故导致车辆停运损失索赔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无过错方获得停运损失10000元。

    2014年9月29日13时30分,陈某雇佣的驾驶员魏某驾驶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由重庆市巴南区东泉往木洞方向行驶,行驶木洞三峭湾路口左转弯时,与南坪往涪陵方向行驶的由覃某驾驶的属创顺公司所有的渝G2388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接触,造成两车受损,魏某、覃某受轻微伤。

    事故认定书认定,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驾驶员魏某负全责,渝G2388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驾驶员覃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后,渝G2388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被送往重庆市涪陵区华祥洗车修理厂修复,产生拖车费3000元、维修费4939元、配件费用128000元,共计135939元。

    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实际车主系陈某,挂靠于添金公司,魏某为陈某所雇佣的驾驶员,该车在太平洋财险垫江支公司(以下简称垫江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100万,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限内。

    2014年11月21日,创顺公司委托重庆市价格认证中心进行车辆损失价格鉴定,该中心鉴定车辆损失为130739元,创顺公司支付鉴定费4210元。2014年11月28日,创顺公司委托重庆市涪陵区价格认证中心进行车辆贬值鉴定,该中心鉴定车辆贬值损失为32000元,创顺公司支付鉴定费1380元。

    创顺公司于2014年12月起诉,要求添金公司、陈某、垫江财险公司赔偿拖车及维修费损失135939元,鉴定费5590元、经营损失56000元、贬值损失32000元等共计229529元。

    垫江财险公司、陈某、添金公司均辩称:对本案事故事实及责任划分没有异议。垫江财险公司还辩称:渝BU0737号车在该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100万,不计免赔)属实有效,同意在保险限额内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不同意承担鉴定费、车辆贬值损失、营运损失等间接损失。

    陈某仅认可创顺公司的维修费等127000元,其余意见与保险公司答辩意见一致。

    添金公司辩称,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实际车主系陈某,添金公司仅收取了该车的挂靠管理费用,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魏某驾驶车辆未确保安全,造成原告创顺公司渝G23888号车辆受损,已经交通执法部门认定负事故全部责任。

    因魏某系受陈某雇佣而驾驶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其在雇佣活动中致他人财产损害的民事责任应由其雇主陈某负担,且陈某系该车实际车主,陈某应承担本案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添金公司作为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的挂靠公司,与责任车辆有运行利益,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渝BU0737号重型自卸货车在垫江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垫江财险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对交强险限额外损失应按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部分,再由陈某赔偿,添金公司连带赔偿。

    结合创顺公司诉请,法院确认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拖车费3000元、维修费4939元、配件费用128000元共计135939元;对于其经营损失,因创顺公司未举示证明损失情况或者计算依据的证据,不予支持;对于车辆贬值损失不属于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范围,不予支持。对于鉴定费5590元,4210元用于车辆损失价格鉴定,该鉴定结论认定车辆损失金额为130739元,但创顺公司诉请未依据该金额诉请赔偿,而是依据维修费、拖车费、配件费发票确定的金额,故该鉴定费用非必然产生,不予支持;1380元用于鉴定车辆贬值损失,同属非必然产生,不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遂判决太平洋财保重庆市垫江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创顺公司交通事故经济损失2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限额内赔偿创顺公司交通事故经济损失133939元;驳回创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创顺公司不服一审判决驳回其车辆贬值损失、停运损失及鉴定费的请求,上诉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五中院经主持调解,各方自愿达成协议,由陈某一次性支付给覃某因2014年9月29日因交通事故所致渝G23888号车停运损失10000元,创顺公司不得再就该车所受停运损失、贬值损失向添金公司、陈某、太平洋财保重庆市垫江支公司提出其他任何请求;太平洋财保重庆市垫江支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付重庆创顺物流有限公司交通事故所受损失135939元。

   【法官说法】车辆贬值损失系对车辆交换价值损失的赔偿,而非对车辆使用价值损失的赔偿

    据重庆五中院主审法官介绍,交通事故导致财产损失赔偿范围及原则,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已有明确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由于机动车购买了交强险,部分机动车自愿购买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时,纳入保险范围的损失往往先通过保险理赔解决。保险不能理赔的部分由当事人自己承担赔偿责任,其中争议最大的就在于事故导致车辆贬值损失、停运损失等,因为保险不会理赔这部分损失,得由当事人自己埋单。

    对于停运损失,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举证规则,只要当事人证据真实、合法、有效,法院根据证据裁判原则就会支持其停运损失的主张。本案中,创顺公司车辆因事故停运属实,停运损失也是客观存在,但其难证停运损失具体标准和数额,因此法院主持双方根据实际情况就此达成调解协议,较判决效果更好。

    目前法院对车辆贬值损失纠纷持谨慎态度。车辆贬值损失系对车辆交换价值损失的赔偿,而非对车辆使用价值损失的赔偿。车辆的交换价值是依附于交易而存在,车辆所有人今后是否交易尚不能确定,如车辆所有人不出卖车辆或者交易时点与进行价值评估时点有较大差异,则评估出的贬值损失就未必实际存在或缺乏参照价值。故本案进行所谓车辆贬值损失评估既无必要,也无法律意义。只有车辆具有交易时商品属性才能主张贬值损失,且当事人证据充分,理由正当、合理、充分,法院才会予以支持。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