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嘉陵江畔随走随停
作者:张亚峰  发布时间:2015-12-04 09:44:57 打印 字号: | |

对于再次遇见嘉陵江我心中还是有些新奇,在轻轨二号线不知道睡过去几次,又醒过来几次,模模糊糊只记得,沿途都是连起来的河流,长长且清亮,像是行走在天空的云上,极其容易让人回忆起从远古起人们对飞翔、对天际的渴望,这时候,只听见同伴漫不经心说了一声,“看,又是嘉陵江”。

道路铺得远离城市,于是我能见到那样远的那样精致而辽阔成团的云,云在嘉陵江的江面上是缥缈的影子,偶尔与另一班轻轨擦肩而过,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与嘉陵江倒映的光相重叠,也是缥缈的。略带冰凉的晚风从城市中央往这里吹,途径嘉陵江,荡开层层涟漪,灌进站台里,带一些水汽,我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对同伴说,“在这停一下吧”。

当我下了轻轨踏上嘉陵江的土地,天低了些,水似乎泛活了,空气也跳动起来,风是凉嗖嗖的、光线也是难见的亮,到处弥漫着一种微微的草木凋零腐烂气,和着山城遍地开花的火锅热烈的味道,让人浮躁的心变得平和温暖起来。此时的重庆所追求的是大自然生态和野趣,春夏桃红柳绿、绿水青山,秋冬银杏金黄、麻辣滋味,都是如诗如画,不禁觉得,射雕之中的黄蓉换作女装再遇郭靖之时就该是在这样一个碧波之上,橹声咿呀、渔歌阵阵的地方。

无论阅读多少次,写下多少字,都无法代替我们应当体验、行走的路途,这样想来,所有的感触思想都是虚妄,也是虚伪,经不起叩问,我,总是有些离不开这一方天地。

踏在这江滨,似乎一个山城小镇也顺着这江水展开在我的面前,民区一片连着一片地枕在江畔,或许这正是临水的好处,滩边船舶陈列,雏莺轻啼,晚上,江上碎碎银点似瓷片的光影掩映着灯火荡漾着由水而生的一片宁静与温馨。在我长远的梦里,城外传来阵阵铁蹄声,沿着渔歌清亮,印遍了重庆上下曲折的街道,夜空窄窄浅浅,宁静如初生的烟草,在春雾中闪耀。奔波归乡的青年轻嗅着,和着嘉陵江水汽奔腾的味道,心化作围城的河水,将伊人、将这脚下的土地揽入怀中,捍卫在心中,心中安稳的梦被鹊儿衔着成了星星的一点,悄然致她不知,重庆亦不知,这是专属嘉陵江的诗意。

美人姣好的面容之下有的是历史的沉淀,那是深厚的涵养,沉浸在江水与岁月之中。其实我不敢随意地面对着嘉陵江,下意识地整理好衣襟,深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地走着去,似乎是邂逅梦中的爱人。因为明了历史的沉重,更是开始懂得既往先哲前贤的不语,于是我能清晰地听见激荡江涛抚摸着河床的声响。大概是此时此刻的我在行走,或许根本与这江水无了关,而是顶天立地的革命先烈,穿过重庆的繁华腹地。宽宽如银河,弯弯似愁肠,一条维系生命的脐带带着壮烈与飘逸流淌于此处,滋润着这古城,于是,连带着这一方天地都有了豪放坦荡的根基,不知道该说是恩赐,亦或是本心,我的第二个故乡,重庆的人们确乎都是淳朴善良、热情奔放的。

这江水的背后,透着的是中华之魂燃在人民心间的一小簇温暖火花,这是一种印在魂里、骨子里的品质,是民族精神里的每一个部分,随着江水的展开,而愈发美丽明亮,直到真的与骨子里的魂呼应起来,披着一份专属嘉陵江的诗意与灵气,变成一颗闪耀的心星,挂在东方的天空,永不坠落。

夕阳下,对于这添加了人工制造的喧嚣街道和商业街我并没有付出十分的真心,但这江水、这份真实与直接,那底下闪着光的魂,沐浴着这光辉的故土,却萦绕了我至今的整个梦境。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