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观快播庭审直播后随想
作者:龙飞  发布时间:2016-01-22 08:30:31 打印 字号: | |

近日网络上对快播案的评论可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笔者借此机会也来谈谈个人感想。

随想一:罪与非罪

纵观整个庭审,虽然网络上对辩护人的表现一径叫好,称其“吊打公诉人”各种花样层出不穷,甚至有人称这才真正看到了控辩双方激烈对抗妙语连珠的理想公堂。然而庭审不是作秀,虽然公诉人表现不能尽如人意,但脱去辩方花哨的外衣,其辩护理由恐怕亦是站不住脚。归纳了一下,辩方认为,快播无罪,理由有三:第一,多家网络服务供应商提供的网络服务中都涉及淫秽物品,既然他们都未构成犯罪,那么快播也不构成犯罪。第二,技术无罪,好比菜刀杀人,有罪的不应是菜刀。第三,提供与快播相同相似服务的服务商大有人在,快播不做,他们也会做。

辩方从这些简单的理由出发,上演了一出唇枪舌战巧舌如簧的大片,不得不说笔者内心是万分佩服的。然而化繁为简之后,元芳,你怎么看?

第一点和第三点很简单,不能说别人也杀人,所以我杀人就不犯法。但很多人认为,第二点有理。笔者不禁想起多年前学刑法时老师随口所举的一个例子,张三想去杀人,李四知道了,给了张三一把菜刀。也许并不贴切,但我想说的是,这个例子里的重点是李四知道了,就如同快播案中一样,快播是否“明知”他的技术被用于犯罪。

是故庭审中,即使公诉人被辩方带着逛花园,但只要牢牢抓住“明知”,结局走向不难预见。

然而公诉人在辩方咄咄逼人的气势下虽然并无大错,但辩方指出本案中的几个关键证据所存在的瑕疵,恐怕于本案进展有所影响。辩护人指出,第一,本案中作为主要证据的四台服务器等取证程序不合法。第二,本案系竞争对手恶意竞争所举报,来源存疑,等。法治社会程序与实体并重,证据瑕疵必然导致证据证明力受损甚至不能被采信,公诉方应当在本案中对瑕疵证据进行补正,否则必将承担举证不能后果。

本案犯罪构成等学理上的论述已足够多,故此处不再赘述。然而,任何人未经法院判决不得确定为有罪,所以私以为某些砖家所称“快播有罪毋庸置疑”怕是不妥。罪与非罪,且看法院如何判决,拭目以待。

 

随想二:有需求才有市场

其实快播到底做了什么,国人都心知肚明。即使我可以斩钉截铁的回答我确实没有用过快播,却也不可否认身边用快播浏览淫秽视频的大有人在。然而为什么本案案发至今,舆论几乎一边倒的站在快播这一边,网络上甚至有人喊出“今夜我们都是快播人”、“我们都欠快播一个会员”等等,归根结底,不过是叫停快播,危及了他们的利益。刑法学历来有自然犯与法定犯之分,快播如今涉嫌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属法定犯,系危及了特定时期特定的社会公共利益。然而社会在进步,人类的思想也在不断的发展和更新,对性的认识程度和开放程度也在不断的变化。快播的迅猛发展正是国人对性的正视和追求的体现。无论快播罪与非罪,至少辩护人所说的一点没有错,那就是快播不做,其他企业也会做。为什么屡禁不绝?因为有需求就有市场。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仅靠企业自身自律那一定会是靠不住的,就如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相关部门监管不力同样难辞其咎。网络需要给孩子一片净土,但性的追求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也并不可耻,相关部门在“堵”已经堵不住的时候,是否也应当考虑“疏”?就如同部分人所提倡的“网络资源分级制度”,即使不可行,但也必然有其可取之处。

 

随想三:司法公开,并不是舆论裁判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民主法治建设的推进和媒体信息技术的提高,群众对司法公开的期望和要求越来越高。必须肯定的是,快播一案庭审直播,正是法院不断提升司法公开的层次和水平,更好地满足群众的司法需求,更好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

然而,司法公开并不意味着舆论裁判。近日网络上对快播案的评论可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但不少言论仅从自身好恶出发,抛开了法律的规定,也未考虑社会公共利益,读来确实有失公允。这恰恰体现出公民参与司法的热情与法律意识的缺失、法律观念的淡薄。就像法律谚语所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国家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可以通过合法方式自由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司法权应当牢牢掌握在法院手中,罪与非罪,只有法院说了算,也只能由法院说了算。快播一案庭审直播,除了对司法公开意义重大之外,对全民普法宣传也同样功不可没。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