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连朝语不息
作者:陈莉  发布时间:2016-07-11 09:56:59 打印 字号: | |

越人出悠歌,总能撩开锦绣容颜下积蓄不化的眷念;汉人出弦琴,也能挑起雾霭幽静中缠绵悱恻的情思。今人出千里,却无法停下不断翱翔追寻的脚步。

记得我曾经写过令自己动容的文字“若不是命运的流转,我愿这一世只做那个红砖黛瓦下承欢父母膝下的弱女子”,如今,岁月生花,家,家人,都是终年难得一见。于是,不知多少个有梦的夜,多少个下雨潺潺的夜,我只好捂着自己坚强的胸口说一句:“魂归深处是吾乡”。

当年,我偶尔会想在江南绵延的丘陵之外,是否还有更高远的地方?但那时的我,心中小小的质疑,根本撼动不了我的生活,尽管后来我意识到那是最浅的出离心在萌芽升起。出离不见得是好或是不好。提笔下文,正逢杨绛先生驾鹤西去,先生一生从容地活在自己充盈的内心世界里,从不为世俗所累,值得钦佩。那个下午,我找了白云深处,思尽自己的出离之心,身处异乡,总是担心所有的迫不及待都来不及期待。于是,世俗的喧嚣从来无人可避。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我们要活下去。然而,最近发现佛家对于出世的最大启悟是入世。尘世里,有人天生是来爱你的,也有人天生是来给你上课的,你刻骨铭心的是对方不以为意的。你终其一生,都在寻觅,都在论证落叶要归根。“连朝语不息”的你以为只是亲密无间的恋人,其实也该是并肩前行的挚友,在异乡拉起你的手,把酒话桑麻。

千山暮雪,游历不绝,心如赤子,无所畏惧。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始终觉得生养之地,固然是家乡,心灵的归依之地更是故乡,那朝朝暮暮的安然喜乐,一如母亲的柔软呼唤。我像远行的故人,穿过繁华都市,回到熟悉的地方,抚琴低吟:若能求仁得仁,便是幸福。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