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肉体与精神的分离之行——读《一个人的朝圣》有感
作者:颜剑箫  发布时间:2016-07-12 10:10:15 打印 字号: | |

《一个人的朝圣》这本书不仅长期稳居各大购书网站畅销书排行榜前列,而且还常常出现在他人推荐书籍名单内。为什么这本书这么受欢迎,是故事情节催人泪下,抑或是朝圣途中惊险刺激?为了一探究竟,我怀着无比的好奇心开始阅读此书。

这本小说的梗概为男主人公哈罗德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在退休半年后收到一封来信,得知之前有恩于他的一位老友奎妮身患癌症。哈罗德受人启发认为信念可以拯救奎妮的性命,自己只要从家一直走路去见奎妮,奎妮就能活下来。于是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徒步旅行,横跨整个英格兰。途中他遇到各种人和事,历经无数磨难,最终克服困难到达目的地,见到了病入膏肓的奎妮。尽管奎妮并未因此康复还是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这次行走对于哈罗德的意义远大于结果。这本书最吸引我的是作者通过对哈罗德行走状态和过程的细致逼真地描写,让我体验到了肉体与精神的分离之妙。

肉体的出发,却是精神的皈依。书中写道:“在路上,他解放了自己过去二十年来努力回避的记忆,任由这些回忆在他脑子里絮絮说着话,鲜活而跳跃,充满了能量。他不再需要用英里丈量自己走过的路程。他用的是回忆。”哈罗德在路上看到一只被打破的鸟蛋,想起儿子戴维出生时也是如此脆弱;听到一只乌鸦的叫声,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哭声……行走路上的景物都能勾起他隐藏在脑中深处的回忆,昔日的人和事,曾经的美好和悲伤,自己与父母、妻儿相处的画面等如幻灯片般接连不断地在他脑海中清晰回放。哈罗德在长途漫漫的旅程中独自行走,精神上是孤独的,也许精神只有皈投依靠在回忆上,才能够减轻和冲淡这份孤独感。

肉体的耗损,却是精神的恢复。出发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哈罗德精神压抑,内心痛苦,常常失眠。然而在行走途中尽管他的手指肿胀,身体僵硬,双腿酸软,脚上被磨得满是水泡,肉体饱受折磨,但他的精神开始焕发,心情变得愉悦,睡眠质量大为改善,感觉到自己是真真切切地活着,整个人充满生机和希望。这也许就是运动的魅力吧,肉体在作重复机械式的运动,不断被耗损的同时,精神却能得以借此休息恢复。运动带来的改变除了身体形态方面的改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饱满与自信。因此人们当精力不济,心情不畅时,选择去做运动不失为一种有效的休息放松的方式。

肉体的远离,却是精神的靠近。哈罗德的儿子戴维在二十几岁时不幸患上抑郁症上吊自杀了。哈罗德的妻子莫琳认为是哈罗德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不关心儿子,不与儿子沟通交流,才导致儿子因为缺乏父爱患上抑郁症。莫琳将儿子的死因怪罪在哈罗德的身上,对他充满愤恨埋怨,从天天吵架到不再说话,最后还搬出了两人共同的房间。两人虽然还住在同一幢房屋内,天天见面却形同陌路,只作最表面的交谈,精神交流几乎为零。然而这次行走,两人的肉体距离在渐渐地拉远,但精神距离却是在慢慢地靠近。他们开始不习惯对方不在身边,各自回忆起了与对方相识、相恋及相伴的过程,越加发现对方的美好和重要,更加珍惜这段夫妻之情,最后莫琳从丧子的悲痛中走了出来,原谅了哈罗德,两人又重归于好,恩爱有加。有时两人肉体的短暂远离,反而能够引起双方精神的共鸣。

我们都知道肉体和精神的合一能够激发人的潜力,产生巨大的效能,具有无尽的好处。然而通过这本书,我发现原来肉体和精神的短暂分离也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好处。因此我们不妨勇于尝试一下换上一双舒适的鞋子,一个人在大自然的环境下自由行走,来一场肉体和精神分离之行吧。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