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寻根诗词
作者:刘鑫  发布时间:2016-08-19 09:03:33 打印 字号: | |

在这个现代人都过着高速“互联网e+”的生活时代,诗词似乎距离我们太遥远。闲暇时候,我会轻酌几首诗歌,很多朋友都感到很吃惊,“你还会写古诗?”写诗,得益于家乡古老文化的熏陶和老师耐心细致的指导。

我的家乡泸州,地处长江、沱江交汇处,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更是一个孕育着浓厚诗词氛围的城市。我们穿梭在这个古老城市的一隅,和小伙伴们调皮地跟老师周旋,时而站在长江边装模作样吟诵,像苏轼一样豪放;时而端坐樱花树下酝酿,像李清照般婉约。那个时候,对诗词并没有深入研究,对其传达的意境也不能深刻领会,只知道诗词读起来朗朗上口,像唱歌一样,于是咿咿呀呀跟着读。

上小学了,老师开始教我们写作简单的诗歌。提及老师,必须啰嗦几句,我的启蒙老师是位60多岁的老者,泸州市古诗词协会的会长,一位从事古诗词研究二十余年的专家,和蔼可亲,谆谆教导。老师告诉我,“古诗分为绝句和律诗,绝句分为五绝和七绝,不管是绝句还是律诗,均讲究格律,讲究平仄,讲究押韵,因此诗歌读起来顺口。”格律、平仄、押韵,这些听起来陌生又“高大上”的词语,强烈刺激着我的好奇心,真想立即对诗词探个究竟。记忆中我写的第一首古诗是五言绝句,简称“五绝”,即一诗四句,每句五字。现在想想,第一首诗歌真的是依葫芦画瓢,完全按照格律来写,平仄、韵律都做的很好,但是有的字感觉是在凑数。

老师说,“诗词贵在意境!”什么是意境呢,老师又作了一个比喻,“把描写的东西写活,就像身临其境一样。”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在研究意境两个字的含义,我开始阅读欧阳修、王安石、辛弃疾,读柳永、李煜、秦观……我试着把自己放在作者的年代,把自己的身份和作者置换。苏轼一生宦海浮沉,奔走四方,但他对沉浮荣辱持有冷静、旷达的态度;李煜,南唐后主,语言明快、用情真挚,亡国后,词风哀婉凄凉,意境深远…….每一位在诗词创作上能取得非凡成就的人,都经历了不同寻常的人生。终于,我明白了,写好诗词,贵在意境。意境如何得?日常生活的各种感悟便是意境的源泉。

后来,每写一首诗,我会身临其境感受和体验。写山水,我会到有山有水的地方感触;写人物,我会和她交流接触;写感情,我会切实体验感受。而我的老师,也对我的诗词创作给予了莫大的帮助,每首创作完成的诗词,老师都要字斟句酌修改,很多意境便是通过一些精辟的字传神了出来。

长大了,偶尔也会突发灵感写诗词,每每提笔,那些过往的诗词岁月便生灵活现地在脑海里乱蹦,与其说是一段宝贵的人生经历,不如说是灵魂深处的情结。现在回味老师一直教导我的话,“一定要将诗词文化传承”。我与诗词,早已有了解不开的结,寻根诗词!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