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没有电子产品的童年
作者:刘鑫  发布时间:2016-10-18 09:05:07 打印 字号: | |

我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一个电子产品稀有的年代,我的童年是在跳绳、捡石头、丢沙包、打弹珠中度过的。没有电子产品的童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快来哟,今天跳单绳!”每每听到小伙伴们欢乐地呼叫,我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顾不上洗脸梳头,以最快速度冲过去,生怕伙伴们把我遗忘了。跳单绳,就是两人将绳子拉成一根,一人一头,人从绳子中间跳过。绳子从脚到头依次举高,跳到最后,拉绳的人甚至要高举双手,甚至踮起脚尖。到最高的时候,单纯地跳是过不去的,必须要翻跟头才能过去。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学会了一门独特的技艺,举起双手,朝地上一趴,身子倒立,纵身一跃,从比自己高半头的橡皮绳上翻过去。小伙伴们则在一旁不停地拍手叫好,咋咋呼呼,吆喝着让我继续挑战新高度。当人举的高度已经不是难题了,我们会找一片开阔地,爬到树上将绳子绑在两端用于挑战。童年的跳绳节目是最日常的,除了跳单绳,我们也会跳双绳,绳子犹如线条般任由我们调皮的双脚肆意勾画,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捡石头,也称为“抓石子”,就是将数个小石头散在地上,拿起其中一个向上抛,在等待石头落下的间刻,抓起地上的石头,第一轮抓一块,第二轮抓两块,最后一轮把所有石头一起抓在手里。我们用的石头是摔坏的碗底做的,将碗底凸出的一圈砸成一个个大小均匀的石头,刚做出来的时候,石头还有棱角,玩得久了,本来粗糙的石头也变得圆润了。童年的我玩捡石头,几乎不埋头向下看,全凭感觉,但总是能抓住。

两张简易旧桌组成的桌台,烂石头堆成的网架,从父辈手里传承下来的拍子,“红双喜”牌的乒乓球……组成了乒乓球活动的“豪华”装备。发球、接球,弹起、落下……r如何掌握发球的角度、旋转方向,揣摩对方的落点、路径、高低,预见对方发球的力度、路线、速度,都是童年的我们琢磨的重点。那个时候,乒乓球算是奢侈游戏了,整个村里就一张桌台,所以小伙伴们都焦急地排着队,心痒痒地盼着能有一方落败,自己可以早点上场。我们特别崇拜孔令辉的冷静沉着,动作华丽优雅;也喜欢刘国梁的沉稳从容,像一个善于舞剑的武士。

跳绳、捡石头、丢沙包都是女孩子喜欢的游戏,男孩子还会滚铁环、翻纸牌、打弹珠……夏天的时候,大伙儿玩得满头大汗,听到卖冰棒的吆喝声,蜂拥而上。童年的冰棍没有五花八门的品种,唯一的选择就是用纸包装的颜色花绿的冰棒。小伙伴们围坐一团,轻轻地把包装纸撕开,冰棍竖立,张大了小嘴巴在下面,生怕漏了一滴冰水。没有电子产品的童年,满满的都是回忆。

时光荏苒,我的童年在快乐中悄然流逝了,如今我已为人母,每当看到孩子的童年充斥着电子产品,心中难免失落。虽然电子产品可以让孩子不哭闹,但它们并不能与孩子即时互动,只有在真实的活动中,孩子才能形成积极的自我认知。我们应该尽量多陪伴孩子,让他们走出狭小的“屏幕”世界,走近大自然,走近真实的人际交往。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