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释放法官助理的“有所为”空间
作者:姚梅、朱红兵  发布时间:2016-10-21 09:55:35 打印 字号: | |

在司法改革的人员分类中,法官助理作为审判辅助人员,应当为审判工作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改革模式中的法官助理定位与当前审判工作方式存在着一些矛盾,笔者结合自己所在的基层法院,对这些矛盾和解决方法作一分析。

以民事审判工作为例,在设计的改革模式中,法官的工作是主持庭审和制作裁判文书,法官助理的工作是调查取证、庭前调解、草拟裁判文书等事务。这种工作模式有其局限性,时常存在这两种冲突,容易造成办案效率不高,一是法官与法官助理对每一个案件的工作交接和信息交流势必会花时间,无形中影响了办案效率;二是法官和法官助理对同一案件的处理方式会有所差异,如果二者的工作思路不一致时,法官会对法官助理的前期工作再重新做一遍,法官助理先期的工作可能被否定,无形中浪费了司法资源。

实行员额制后,笔者发现,由于案件数量不断增加,办案人员减少,法官感觉比以前更累更忙了,责任也更大了,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搭配模式预期效果不尽理想。法官不仅要对自己承办的案件负责,还需要对法官助理承办的案件负责。法官助理有时从事书记员工作,有时又从事审判工作,法官助理不愿意从事书记员工作,而书记员希望法官助理更多地分担一部分书记员工作,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的角色混同。法官并不是设想中的仅仅做开庭、制作裁判文书的工作,原先设计法官助理从事的诸如调查取证、庭前调解、财产保全等工作并没有从法官那里脱离,造成分工不明确,角色定位不准。

笔者认为,基层法院要解决这些矛盾,法官无须对每一案件事必躬亲地负责,可以在案件的难易程度上有所侧重地负责。

法官助理虽然是审判辅助人员,但在司法改革前,部分法官助理是助理审判员,有一定的办案经历和经验,没能进入法官员额有多方面原因法官助理可以对承办的简单案件负责到底,无须法官花时间过问,法官可以交给法官助理处理较多的简单案件,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法官助理承办的疑难案件上,如在查明事实、案情定性、举证责任分配、法律适用等方面进行把关,在疑难案件中体现出法官的水平、能力、技巧和经验。

    目前,笔者所在法院为司法改革的试点法院,已完成首批员额法官的遴选。实行的三人办案小组模式比较顺畅,办案小组由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组成,小组的办案比例由员额法官和法官助理协商确定,兼顾考虑书记员的工作量。法官助理对自己承办的案件负责到底,在裁判文书上独立署名,还承担法官部分案件的庭审记录工作。法官负责签发法官助理的裁判文书,有疑难案件时与法官助理组成合议庭审理,书记员负责记录整个小组的案件记录及法官承办案件的辅助性工作。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既能让法官助理有所为,充分发挥其办案积极性,又能适当分担法官办案压力。

    笔者所在法院还制定了专业法官会议制度,专业法官会议由分管院长、庭长、法官组成,针对法官助理的拟判决案件,实行“三读制”,即由法官初步修改提交庭长审阅,庭长修改后提交分管院长审阅,分管院长提交法官专业会议讨论并附具个人意见。专业法官会议并非取代法官助理审理案件,专业法官会议在尊重庭审查明事实的基础上,针对法官或法官助理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提出的问题进行讨论,如法律适用、疑难案件事实认定、举证责任分配进行引导,对未查明的事实建议重新开庭等事项,通过发挥集体力量尤其是吸收资深法官的智慧,共同提高案件审理质量,让法官助理敢办案,办好案,避免出现法官助理对所承办的疑难案件不愿承担责任或不敢承担责任的情形。

作为基层法院来讲,当前司法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办案效率和保障办案质量。司法改革不能让法官唱独角戏,还要重视法官助理的工作,发挥法官助理的力量,让法官助理有所为、有所位。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