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音乐之声,心中的歌
作者:马欣怡  发布时间:2016-10-31 10:25:14 打印 字号: | |

《音乐之声》是我看的第一部电影。

第一次看是在九几年,一盘录像带,是爸爸去美国出差时带回来的,没有字幕,没有翻译。那时候连话都还不太会说的我,不要说是看英文原声对白,我连大致剧情是什么都不能理解。我只是叫爸爸不停的倒带,反复着那几个我最爱的桥段,也可以说是那几首歌——在山间与城里穿梭的《哆来咪》,《牧羊人与羊》的木偶戏,然后跟着电影一直开心的蹦跳一个下午的时光。什么都还不懂的我,只知道电影里有很多小朋友,他们一起唱歌,跳舞,玩木偶戏,欢快是这部电影的主旋律。

成为一个懵懂女孩后,家里的录像机已经坏了很久,互联网渐渐走进我的生活,于是在那里,再次与这部片子重逢。再次重温,有了字幕,我第一次完整将这部片子看晚了。像第一次看它一样,我发现自己以前遗漏好多美丽的情节:丽萨和洛夫年轻而易逝的爱情;上校和玛利亚经历了几轮分合,最后也建立了美满的家庭。青涩的我突然觉得这是一部美满的、充满粉红色的电影。我喜欢英俊沉稳的上校,喜欢他挺拔的身材,喜欢他浑厚嗓音,喜欢他一板一眼的作风,喜欢他看着他可爱的孩子还有玛利亚时嘴角无意的上翘。我想,情窦初开就是这种感觉吧。

随着我阅历的增加,才晓得最简单的一曲《雪绒花》唱出了多少深意。我知道了《音乐之声》那沉重的背景,我甚至有点讨厌这灰色的基调,我后悔自己知道了这些,它“毁掉”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快乐。电影里那个军人的选择,让我这个处于和平年代的青年第一次泛滥起了“爱国情怀”。第一次,在看这部电影时我落泪了,在那个军人和他的家人带领着全剧院合唱《雪绒花》这首歌的时候。从那之后,我开始思考“战争”、“祖国”这两个词。

大学的一次课堂,老师布置作业时又提到了这部电影,我几乎是立马就决定以它作为我的选题,因为我对它太熟悉了,那种层层递进的体验与感触,让我把这部电影深深地烙在了心里。我还想再看一遍。去找这部片子的片源时,各大网站不是把它列为付费项就是没有资源,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时过境迁的感觉。这一次,我看的心情很平静,我认真的体会了每一句歌词,仔细观察了主人公的每一个动作手势:当子们捉弄玛利亚、在山间集市奔跑时,丽萨与洛夫雨中花房浪漫的跳舞时,婚礼进行时我想我是笑着的,因为我像片中的主人公一样感受着愉悦、轻松还有幸福;在上校干脆地扯掉纳粹的旗子、与麦克斯争吵、唱着《雪绒花》时我记得我还是落泪了,因为我眼中充盈着酸涩、感动还有坚定。我又注意到许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上校在准备带着家人逃离时,向玛利亚比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代表着“胜利”、“希望”。这一家人心中充满着希望,他们对战争的胜利、对祖国的独立、对美好的生活都怀抱着希望与信心,所以他们在困难中才会如此团结、快乐。片子结尾镜头的从山脊缓缓升上到天空,晴朗的天空,我心中的那份希望也仿佛随着它上升、上升……

这一部片子我已经看了将近二十年,也许我应该继续看下去。在我工作烦闷时、有了第一个孩子后、还有退休生活某一天的某个下午,再翻出这部片子,再看一遍、再看一遍、又看一遍,在不同的心境下,再体会出点什么不同的味道来。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