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我的表姐
作者:颜剑箫  发布时间:2016-11-08 09:43:04 打印 字号: | |

闲来无事,在家翻老照片,翻着翻着,我突然发现跟我合照最多的人居然不是我爸妈,而是我表姐。我和表姐从小一起长大,至今也是亲密无间,彼此见证着对方的成长和成熟。每年我的生日,表姐都会来陪我一起度过,因事不能来,也会在生日当天打电话为我送上祝福;她结婚、生子的时候,我也都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感受到她初为人妻、人母的喜悦和激动。

我们是好姐妹。表姐从小就姐姐范十足,一直都很照顾我。我就像一个小跟班喜欢跟在表姐身后,和她一起吃喝玩乐。每当我嘴馋,想吃特别的食物了,找表姐。她会带我去吃各种各样的美食,日本料理、韩国烤肉、泰国菜、墨西哥肉卷、私房菜、创意菜……为我打开了一扇扇美食大门,不断刷新着我对美食的体验。每当我心野,想出去旅游了,找表姐。我只需要安排旅游行程和路线,执行力超强的表姐就能快速订好飞机票、酒店甚至是景点门票。我俩的香港、澳门行,新加坡游……都玩得不亦乐乎。每当我烦恼或悲伤了,也找表姐。她会先耐心地听我讲完整个事情经过,帮助我发泄掉不好的情绪,然而再与我一起分析我之所以烦恼或悲伤的原因,并提出合理的建议。基本上和她聊完天,我的心情也由阴转晴了。当然感情都是相互的,我也会将几个月的工资节约下来,为表姐买一个她喜欢的皮包,作为她三十岁生日的礼物;遇到好玩的或好吃的东西,也会买给表姐和小侄儿;尽量抽空去帮忙照顾小侄儿,让表姐有时间休息……

我们是好朋友。不是所有的亲戚都能成为朋友,也许你们血脉相连,但不一定心灵相通。有些亲戚只不过是有固定称呼的人,是在某些仪式上必然到场的人,你们之间没有过多交集,彼此无法互相理解;有些亲戚或许因为各自生活轨迹、思维想法逐渐不同,而慢慢疏离。庆幸我和表姐不仅是亲人,还是知已。我们年龄相差不大、成长背景相同、三观高度吻合,因此我们俩默契感十足,一句话、几个词甚至一个眼神,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有时候聊天,会惊奇地发现我们的喜好是如此相似,不约而同地看着同一部电视剧、同一本书、想去同一个地方旅行……我们欣赏着彼此的闪光点,我羡慕她现在的生活状态,乐观积极,享受生活,闲暇时带着家人四处游玩;她羡慕我从事的是自己喜欢的工作,能够将儿时梦想一步步实现。

每当姐姐一词在我脑海里浮现时,它自带的颜色是浅黄色,有着淡淡的暖意。有时,我会想象我和表姐在迟暮之年,一起躺卧在沙发上,盖着同一条毛毯,相互依偎着边回忆边诉说着那些曾经的人和事,或高兴、或悲伤、或遗憾……。这样的场景想想就觉得温馨和幸福。

表姐,在她小时候,曾经写过一篇作文《我的表妹》,其中一句“我的小表妹嘴翘着可以挂一个油瓶”至今还被长辈们津津乐道。十几年后的现在,我写下了这篇文章,尽管有些零零碎碎,但汇成一句话,那就是:姐,有你真好!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