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世道人心,法归何处
——观《我不是潘金莲》有感
作者:杨帆  发布时间:2016-12-02 10:03:55 打印 字号: | |

一蓑烟雨,几缕清风。

孤舟,载不住凉凉的梦。

这是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初始画面,也是终结构图。不可否认,单从影片制作来看,由圆到方的镜头切换是一大创新,圆中可聚焦于人物的神态表情,每一帧画面都如宋朝山水画般清逸淡雅,方中可显画面之豁然开朗,切换自如的过渡也彰显着剧情的推进与跌宕。两个小时的观影感受,最直观的大约便是这种镜筒式的新奇体验,以及乡土中却有诗情画意的美术氛围。

没有艺术专业的功底,对于制作也不便多言,因此,仅就选题和剧情略抒己见。早闻该片是今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中唯一获奖的华语电影,所以很早就开始期待上映的那一天,赶在首映当日去影院观看。然而直到观影结束,我也没办法为这部电影给出一个极致的好与坏的评价,只能说有可取之处,也不乏可指摘的枝末。

电影讲述的是名为李雪莲的农村妇女,为了骗二胎而与丈夫秦玉河假离婚,谁知秦玉河将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与别的女人结了婚,并住进了县城中分得的房子。于是李雪莲以秦玉河骗取县城中住房并拒绝与李雪莲复婚为由起诉至基层法院,要求法院判决其与秦玉河之间是假离婚,因不服法院判决而一路伸冤,十年往来北京,只为讨一个公道,反而戴上了潘金莲的帽子,最终不了了之的故事。从法律的角度出发,李雪莲的起诉乃至从县到市再到全国人代会拦车伸冤的行为,都不符合法律程序,试图用非法渠道解决问题,又试图用合法手段维权,十年过程中固然有官员一心为保帽子而忽略民众需求的缘故,但李雪莲作为民事诉讼的原告却无法提供半分证据,没有承担任何举证责任,却要求法院支持其诉讼请求,于法律公正,于程序正义,皆不合。一审判决下来后,李雪莲不服,因此雨中拦车法院院长,大肆指责,各级官员推诿责任,退避不理是事实,但这与李雪莲案件本身是两码事,如果需要追究责任,应当另行起诉。话说回来,李雪莲不服一审判决,按照法律程序,可以申请上诉进行二审,却不该是盲目拦车,最终闹至人代会召开现场,何况,该案一审在法院都是不该受理的。李雪莲惩戒官员的目的或许是达到了,但是她最初的诉讼请求却是永远不可能达成的,反而因此被恼怒的秦玉河扣上了不守妇道的潘金莲的名号,于俗世眼光中难以立足,得不偿失。后来的十年,李雪莲与其说是为了让法院纠正判决,不如说是为了给自己洗清潘金莲的名声,却没想到因为官员只顾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为拦截她去往北京告状,出下策唆使赵大头毁了李雪莲的清白,使得李雪莲坐实了潘金莲的名号,得知真相的李雪莲本欲放弃告状的念头,却一怒之下又激起满腔不忿,再度踏上北京之行。谁曾想,世事难料,秦玉河意外死亡,李雪莲十多年的伸冤行为一时间变得毫无意义,自杀无果,最终平平淡淡了此一生。纵观李雪莲从头到尾的种种做法,我们除了同情与怜悯之外,也可见其无知甚至愚昧,她在最后一刻才吐露心声,她十年的努力不是为了那个真假离婚的公正判决,不是为了县城里的那套房子,而是为了因秦玉河不守信用之故而妄死的腹中胎儿。不懂法律,不遵程序,隐瞒自己的真实请求,却希望得到于己有益的判决结果,责怪法律不公的时候,大多数人其实没有想过,不是法律不公,只是他们内心深处,视法如无物。

当然,冯小刚在黯淡的国产电影市场中选择改编刘震云老师的现实主义小说,延续了黑色幽默的叙事风格,大胆针砭时弊,的确是值得肯定的。剧情节奏固然缓慢,但美工配乐的细致考究却恰到好处,可见制作之诚心,电影人之匠心。唯愿中国电影终不负旧日精神,来日曙光,中国法律终能归于人心,为民众所倚仗。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