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学术探讨
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权的效力认定
作者:颜剑箫  发布时间:2017-07-31 09:57:45 打印 字号: | |

【案情】

罗某甲与黄某系夫妻关系,双方未生育子女。1959年8月,罗某甲与黄某收养一子被告罗某乙(当时年仅一岁),并将其抚养成人。2000年12月8日,被告罗某乙因赡养问题,与罗某甲与黄某发生矛盾,经多方调解未果后,三人在原荣昌县河包法律服务所的见证下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上载明:“二、……罗某乙不再对罗某甲、黄某夫妇负有赡养的义务,亦无继承罗某甲、黄某夫妇遗产之权利……”。该协议签订后,被告罗某乙便未对罗某甲及黄某进行赡养。2008年5月29日,黄某去世。2009年9月后,罗某甲由其妹妹原告罗某丙及妹夫谭某负责照顾。2016年7月6日,罗某甲去世。黄某与罗某甲的父母均在黄某死亡前已去世多年。罗某甲除原告罗某丙外无其他兄弟姐妹。罗某甲与黄某生前共有财产即位于荣昌区河包镇街村房屋一套。现原告罗某丙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位于荣昌区河包镇街村房屋由原告继承。被告罗某乙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罗某乙在继承前放弃继承权的效力问题

第一种意见认为,继承人在继承前放弃继承权的行为有效,因这是继承人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根据意思自治原则,继承权作为一种法定权利,继承人是可以将其放弃的。并且根据诚实信用原则,罗某乙在罗某甲和黄某死亡前作出放弃继承权的承诺,在两人死亡后不得反悔。

第二种意见认为,继承人在继承前放弃继承权的行为,不生效力。因为继承权是一种既得权利,只能存在于继承开始后与遗产分割前的一段固定期间。继承开始前继承权尚未产生,并且遗产尚未确定,故放弃行为不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作者认同第二种意见,其理由如下:

一、从学理来看,民法学界一般认为,继承权分为继承期待权和继承既得权。通常,前者称为客观意义上的继承权,指公民在继承开始前享有的依照法律规定或遗嘱规定而接受被继承人遗产的地位;后者则为主观意义上的继承权,指在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在继承法律关系中实际享有的取得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主流观点认为:继承人放弃的继承权应是继承既得权。是基于被继承人死亡这一事实,继承开始,继承权由期待权转化为既得权,由现实的可能性转化为现实的权利。继承开始前,继承人并不享有可以处分的主观权利,而仅享有客观权力,而客观权力是一种资格,是不得抛弃的。[]

二、从法规来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以下简称《继承法》)第2条、第25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9条、第51条的规定,在我国继承开始的时间是被继承人死亡之时。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处理前,继承人有权以明示的方式做出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不做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一经放弃,溯及继承开始之时。被继承人尚在世,继承还未开始,因此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权的行为不发生效力。

本案中,不仅被告罗某乙在继承前放弃继承权的行为不发生效力,并且其与罗某甲、黄某签订的《协议书》应无效。因为被告罗某乙以放弃继承权为条件而不履行法定的赡养义务,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虽然该《协议》被认定为无效,罗某乙在罗某甲和黄某死亡后仍享有继承权,但是根据《继承法》第13条第4款规定,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根据查明的事实,该协议签订后,被告罗某乙便未对罗某甲及黄某进行赡养,因此在分配罗某甲及黄某的遗产时,对被告罗某乙应该不分或者少分。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