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月迷渡津
作者:罗琳娜  发布时间:2017-08-01 09:46:24 打印 字号: | |

那是一个流传了千年的传说:在每一个清凉如水的夜晚,抬头遥望,月宫中的倩影“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梦里的她轻柔地挥洒水袖,在无人细窥她清丽的面容下隐藏的是愁,抑或是无人知晓的寂寞,也或许什么都不是。唯有玉兔不知春秋的捣药声,以及那颗永远也不会倒下的月桂树,陪伴着她将随着流年而逐渐被遗忘的心事沉入深深的湖底。那是人们对于月的最初的念想,是飞天梦的伟大开端,化作人类的女儿,于月宫上翩跹千年。那时的人们,更爱将寂寞寄托给明月。

当巨大的风筝消失在眼前时,万户,随着飞天的梦想,永远的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对于明月的渴望,成为了他点燃火箭的勇气,他用生命跨出的,是千万年以来人类朝着天空跨出的第一步,他是“飞天”第一人。人们开始了长达三个世纪的反思,直到轰隆隆的蒸汽机声从英国传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类才逐渐打破与月,与自然的僵局。水蓝色的星球逐渐被梦想点燃。蒸汽,电力,接踵而来的一系列重大的自然科学发现,成为了人类飞向未知世界的羽翼,也助长了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野心。

工业的华彩冲击着人们千年遗留的对月的遐思,人们迫切地用科技来征服。然而,现实是骨感的。人们嘲笑的是已成为一抔尘土的玉兔,月宫依然随着她逃向了宇宙的更深处。他们只叹美人何处,也渐渐淡忘了蟾宫素娥。思无邪,逐渐在人们的心中冷却。随着那古老的传说泛黄的,还有人们曾经寂寞的心。科技,带来的是便捷,人们却要以感情作为代价。正如王尔德说:“人生有两种悲剧,一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二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然而,在辗转难眠的夜里,孤独与寂寞越发的清晰。掏出MP4,戴上耳机,愿与轻音乐作伴,似乎世上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望着窗前透过的一层薄薄的月光,愣愣出神,但脑海里却将平日里的琐事,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重播,这音乐也似更加恼人,心上也越发乱得紧。来自冰冷的金属里人为设定的声音,终究无法随着人的思维的转换而转动,因为已经设定,无法更改,没有人性的柔软灵动,犹如一潭死水,寂寞,是随着时间而流动的水银,唯有会流动的声音,才能承载寂寞。还是出去走走吧。

推开半掩着的门,独一人而坐石桌上,始觉今日月色正好。地上月影斑驳,抬头一望,却是叶叶相交错,不禁脱口而出“盖竹柏影也”。我自顾自的微微一笑,这不正是他——苏轼数百年前的恍然大悟吗?乌台之案,他带着无限的遗憾游走在山水之间,却从山水中找到了“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失意,得意,在他眼中不过是清风一缕,波澜不惊。一如罗兰到乡村支教,独自栖身在娘娘庙之中,却爱上了那难得找到,几乎是属于远古的荒凉与寂寥的庙宇里的夜,编织她自己的梦.那一段难忘的记忆,更是给予了她后来,生活在十丈红尘中忙碌疲惫的心一份难得的安慰,也成为了罗兰小语充满人性关爱的源泉.以周国平为代表的哲学家,更是深刻洞察到了现代西方的精神危机,单纯的科技物质繁荣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幸福,生命的体验,灵魂的愉悦,逐渐建立起精神的信仰,向着各自朝圣的路奔去,才能将找到真正的幸福生活.面对灯红酒绿的繁华,科技创造的“盛世”,我想,唯有他们,才能在这个寂寞的现实里,温暖了一代又一代孤独的精神守望者的心。

此时才明白:给自己禁锢已久的心开扇窗,不只是月光,自然的光辉将与你紧紧拥抱。科技为我们造就了虚拟的世界,然而现实是永恒存在的,物质是不灭的。用那双清澈的瞳,去看透宇宙大道的运行规律,看透自己人生存在的意义,不为物质所迷惑,而可以利用物质更好地生活,为自己在忙碌生活中留一份自在,将美好的遐思永驻在心上最柔软的地方,寂寞,也就有了依托。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是了,人们在科技与精神的渡口徘徊,这更是走向比思无邪更加美好的未来所必经的。忙碌时,科技成为我们扫除生活荆棘的利剑,打开美好生活的钥匙,闲暇时,满地月光化成欢喜,在光阴里永远留存。那一分,那一秒,那一刹那,是不可言喻的寂寞,月光无语,月常有情。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