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油果子哟
作者:王丽兰  发布时间:2017-12-12 09:40:09 打印 字号: | |

油~果子!油~果子!电喇叭里的吆喝声由远及近,一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年限已久的自行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在诉说自己的历史。孩童的追逐突然挡住了自行车的去路,载满了油果子的小木匣差点滑落,我这才回过神来。

记忆中的充满各种特色的吆喝声突然涌现在脑海,曾经那样的熟悉温暖,现在却又难以清晰记起当初的模样。好像有担着豆花走走停停的,一句“卖豆花儿咯”穿透整个小巷;有不说话的麻糖艺人,仅靠敲击两块金属铁片发出“叮叮当”的声音被辨识;有拎着石头的磨刀人,边吆喝“磨~菜刀剪子嘞”,边敲击石头发出沉闷的声音。

初到荣昌,就被卖油果子的吆喝声吸引。虽然其他地方也有类似油果子的食品,却是悄无声息冰冷的介绍,唯独荣昌的叫卖声是如此扣人心弦,充满了烟火气息。年长者吆喝叫卖油果子,仿佛用力扯着“油”字的尾巴,半晌重重地蹦出后面的“果子”二字,似乎用力投掷出一个小圆球。这样独特的表达方式,透出悠长的历史感,又不拖泥带水,略带有几分慵懒,却又有一丝轻快。

即使再忙,自然也是要买上一串油果子。还没有掀开略微泛黄的纱布,已经可以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淡淡的植物油的香味。一串串油果子被整齐的码放在木匣里,纯手工制作的油果子,大小色泽竟几乎完全一致,我心想挑一串最好的,却挑花了眼,好不容易选了一串,却又舍不得吃掉。

几个类似于乒乓球大小的圆溜溜儿的油果子被一根细长的竹签串在一起,像冰糖葫芦的造型一般,白色的芝麻粒儿均匀地被洒在果子的表面,凑近一看,宛如金黄的大地上飘着的小雪花。竹子的清香刺破了油果子的表层,混合植物油透出淡淡的麦香,猛嗅一口,希望能将所有香味全装进自己的身体。油果子常常根据油炸时间长短,分为金黄色和焦糖色两种。金黄色的油果子口感较为软糯,而焦糖色的外皮则更加酥脆。咔嚓!牙齿咀嚼焦香的外皮的声音通过下颌骨传导到听觉神经,甜蜜的幸福感瞬间流淌在心头。配合着甜糯但又不粘牙的果子内里,慢慢的将这份幸福感氤氲开来,时空仿佛也被无限延长。

吃油果子不限时令,好像任何时候,只要来一串油果子,所有烦恼都会忘却。当然最好的是春暖花开的午后,阳光洒满大地,也温暖着全身,微风送来鲜花和青草的芬芳。叫卖者吆喝着“油~果子!油~果子!”赶紧买上一串,趁热咬一口,任自己坠入甜蜜的金色海洋。

荣昌的美食很多,有人热爱香浓的羊肉汤,有人喜欢肥美的卤鹅,有人迷恋爽口的黄凉粉。而我最爱的,还是那一串油果子,或者说是这一句别处难寻的吆喝声,带着我回到家乡,回到记忆里的那条小巷。

来源:荣昌法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