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发布
重庆市荣昌区某人民政府与重庆市某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
作者:重庆五中院  发布时间:2020-07-30 09:50:09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

荣昌区某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某政府”)拟建黄桷滩水库淹没人行桥改复建工程,以自己的名义公开招标,重庆市某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公司”)成为该工程的中标人。2014年6月,双方签订《黄桷滩水库淹没区人行桥改复建工程施工合同书》,合同约定了双方权利义务,并约定了工程进度付款方式。2015年8月,双方又签订《黄桷滩水库淹没人行桥改复建工程(人行桥引道工程)补充合同书》,增加了引道下部结构工程。2016年1月,涉案工程完工验收。2017年6月,双方经结算形成了《建设工程结算审核定案表》,双方分别签章确认了本案工程审定造价。后某政府以该审定造价金额未通过上级审计部门审计,不能作为结算依据为由,未再支付工程款。建设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某政府支付未付的工程款及资金占用损失。

二、裁判结果

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某政府支付建设公司工程款190余万元,并赔偿相应资金占用损失。该政府不服,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所涉施工合同第17.3条工程进度付款方法约定“待办理完工程结算审计后60天内付至审定总价款按审计报告金额支付至95%”。该施工合同书第17.6条竣工结算也并未约定以审计结论为准。而第17.3条中的审计系政府审计,是对被审计单位的财政、财务收支及其他经济活动的真实性、合法性和效益性进行审查和评价的独立性经济监督活动。政府审计机关对工程结算的审计行为,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故该项目虽然系政府投资工程,但政府审计与工程造价的最终确定并无必然性联系。在当事人已经确认了工程结算价款的情况下,审计报告不应影响双方结算的效力。只有在合同明确约定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或者合同约定不明确、合同约定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将审计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因此在已有对工程造价进行结算的情况下,某政府主张以政府审计作为最终结算依据,于法无据,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典型意义

政府审计是针对政府部门以及国有金融机构和企事业组织的财务收支进行的行政监督行为,政府审计本身不干涉平等主体间的民商事活动。本案依法认定在合同双方已对工程造价进行结算的情况下,发包方主张以政府审计作为最终结算依据于法无据。民营企业依法履行了施工合同,政府作为发包方应履行工程款支付义务,人民法院依法支持民营企业的合同权利,体现了倡导企业和政府诚实守信、尊重契约以及公平竞争的精神,平等全面保护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七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一条 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