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发布
重庆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与北京某医学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重庆五中院  发布时间:2021-01-22 10:56:22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

2020年2月12日,重庆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疗器械公司”)员工通过微信与北京某医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学技术公司”)员工就购销防护服达成合意,防护服单价为175元,其中医学技术公司向医疗器械公司称其出售的防护服有检测报告,并发送了该报告,医疗器械公司表示接受。2020年2月13日和14日,医疗器械公司向医学技术公司支付了4000套防护服的货款70万元。该4000套防护服在2020年2月22日已全部按医疗器械公司指定的地址发货完毕。事后双方通过网络补签《销售合同》,对于生产厂家、数量、单价与之前双方达成合意以及履行情况亦一致;合同还约定收到全款后于2020年2月18日前发出120件,2月21日前发出3000件,截至2月26日发清所有货物,如有逾期,供方应全额退款,并赔偿违约金等。此外,双方工作人员还通过微信多次就是否换货调货、补充生产企业资质情况等作出沟通。后医疗器械公司起诉请求退货并返还货款117950元,并支付违约金25万元。

二、裁判结果

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在达成购销合意时,原告对案涉产品尚未取得医疗器械注册证等资质证书是明知的,被告也事先向原告提供了案涉防护服的产品检验报告,原告在收到案涉防护服后也明确提出不退换货,表明原告对被告出售的案涉防护服的种类和质量是接受并认可的,且在当时新冠疫情严峻的情况下,原告以案涉价格是不可能购买到相关资质证书齐备的医用防护服的,故原告以被告提供防护服不符合双方约定为由要求退货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医疗器械公司的诉讼请求。医疗器械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医疗器械公司在订立本案买卖合同时即明确知晓案涉产品并不具有医疗器械注册证并明确表示认可与接受,且在当时以案涉价格亦无法买到资质齐全的医用一次性防护服。医学技术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并无过错,且即使存在少部分货物迟延一天发货的情况,并不足以构成退货事由,医疗器械公司亦未举证证明该部分货物迟延一天给其造成的损失金额,故对医疗器械公司的退货请求不予支持,对医疗器械公司要求医学技术公司向其支付违约金的主张亦不予支持。判决: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三、典型意义

本案合同订立在国内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全国防护物资都处于异常紧缺的状态。双方当事人分处两地,通过网络方式订立合同。综合考量防护物资紧缺等背景情况,处于疫情特殊时期,人民法院认定虽然防护用品尚未取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但是符合国家相关质量标准,双方对此知晓亦同意的情况下,该标的物交付合法合约,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在运输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出卖人多批货物仅少部分迟延一天发货,该轻微违约情形不足以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买方可以据此主张的解除合同、退换货物的法定事由。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医疗器械公司的退货退款诉讼请求,维护了出卖企业的合法权益,营造了诚实守信、严守契约、交易安全的市场环境。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第一百三十五条 出卖人应当履行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义务。

第一百三十八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预定的期限交付标的物。约定交付期间的,出卖人可以在该交付期间内的任何时间交付。

第一百五十七条 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