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发布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与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陆某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民事公益诉讼案
作者:重庆五中院  发布时间:2021-01-22 11:12:59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

陆某作为投资人的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以下简称防水材料厂)在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资质的情况下,从案外人处非法购买废机油用于生产自粘防水材料,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约360公斤的油水混合物。陆某安排工人在厂房外护坡处挖掘一处未采取防渗措施的土坑,并安排工人将上述油水混合物倒入该土坑进行违法排放。经重庆市永川区辐射放射及危废管理站认定,该油水混合物属于危险废物。经委托鉴定,防水材料厂废水循环池旁厂界护坡土壤确已受到石油类污染,生态环境损害事实成立;防水材料厂厂界外护坡土壤污染与土坑存放油水混合物行为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本事件生态环境损害的量化数额为379800元。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依职权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2019年8月13日,陆支杰自愿向人民法院生态修复金账户存入人民币100000元用于生态修复,并预交了罚金10000元。

二、裁判结果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既要确保受损害的环境社会公益得到有效修复,又要给予能够认识到自身环境违法并愿意积极承担环境侵权责任的个人继续合法从事生产经营的机会,实现保护生态环境与促进经济发展的动态平衡。鉴于被告有修复环境的积极意愿,且企业目前经营困难,为保护民营经济健康发展,本院对被告请求分期支付的意见予以采纳,同意其两年内分四期支付赔偿款。判决:一、被告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379800元、司法鉴定费53551元,合计433351元。在抵扣已缴纳的生态修复金100000元后,应支付333351元至本院指定的司法生态修复费专款账户;二、被告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本判决书第一项中生态修复费的20%和司法鉴定费(计109511元);并于2020年12月30日前、2021年6月30日前、2021年12月30日前分别支付生态修复费的30%(83940元)、20%(55960元)、30%(83940元)。三、若被告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的财产不足以承担本判决第一、二项确定的赔偿义务,由陆某以其个人其他财产承担无限责任。四、重庆市永川区某防水材料厂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重庆市市级以上媒体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三、典型意义

本案系市五中法院审理的检察院提起的首例土壤污染纠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民营企业的投资人囿于专业知识不足、法治意识不强等因素,因生产经营决策不当而触及环保法律红线,致使环境损害,企业及其投资人应承担环境侵权责任。本案综合防水材料厂、陆某积极修复环境的意愿、企业经营的实际情况及民营经济保护等因素,裁判允许民营企业分期赔付生态修复费,既使受损害的生态环境得到修复,又保障民营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本案的公正裁判,对实现保护生态环境与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动态平衡具有较大的类案指导意义。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五条 损害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协商赔偿费用的支付方式。协商不一致的,赔偿费用应当一次性支付;一次性支付确有困难的,可以分期支付,但应当提供相应的担保。   

第三十四条第一款 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十五条 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

第八条 对查明环境污染案件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可以委托具备相关资格的司法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或者由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推荐的机构出具检验报告、检测报告、评估报告或者监测数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八条 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已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具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风险的行为,原告可以请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恢复原状、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

第二十二条 原告请求被告承担检验、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第二十四条 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承担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等款项,应当用于修复被损害的生态环境。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