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发布
郑某与李某、某基金公司保证合同纠纷案
作者:重庆五中院  发布时间:2021-11-16 09:53:47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点: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保证人提供的保证担保仍然为保证担保,并非债的加入。

基本案情:李某与某基金公司签订《基金协议书》,约定:李某向某基金公司认购私募基金,本金及收益受到保障,年化收益率为12%,存续期限为1年,分期支付收益,到期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分配剩余收益并退还全部本金。李某于2016年3月21日认购100万元,于2016年9月22日认购50万元。2017年6月30日,郑某向李某出具《承诺书》一份,载明:郑某承诺于2018年底前保证李某购买理财资金全额返还,若基金公司回款不力,由本人全权承担,保证2018年底前付清全部资金。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认为,郑某出具《承诺书》的性质属于债的加入。二审法院认为,李某与某基金公司签订的协议书明确约定了该公司按期向李某支付固定利率并返还本金,双方实际为民间借贷关系。无论郑某出具承诺时案涉债务履行期限是否届满,郑某承诺仅有当某基金公司不履行债务时由其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并非与基金公司共同清偿债务,故郑某为案涉债务的保证人,其对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对某基金公司享有追偿权。

典型意义:债的加入应当有当事人明确的意思表示方能认定,虽然在保证人提供保证担保时债务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但债务人是否将清偿债务仍然为不确定的状态。保证人承诺在债务人不履行还款义务时向债权人承担还款责任,系提供保证担保的意思表示,不能因此认定保证人加入了该债务,保证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对主债务人应当享有追偿权。


 
来源:重庆五中院
责任编辑:渝五宣